• 广告图1
  • 广告图1
七·二三暴动
办公室 2015-08-20 19:02

    

    民国11年(1922)9月,余姚庵东盐场二万盐民为要求废除苛捐杂税,进行声势浩大的罢工。
    民国2年(1913)袁世凯丧权辱国,以盐税作抵押,向英、德、法、俄、日五国银行团借款,在签订的《善后大借款合同》中规定中国必须聘请洋人管理盐税。盐税从此被外国人控制。民国5年(1916)在庵东盐场设立秤放总局,下设6个分局,并全部配备税(盐)警武装。
    民国13年(1924)初夏,盐务当局为杜绝私盐为名,决定废除盐商的廒仓,建立“公仓”,要盐民把原来定期五日或十日一次交盐办法改为每日送入公仓,不得留家过夜,违者以贩私盐论处,没收还得罚款。盐民对于交盐,本来意见很大,因为由于秤放局员、廒商、蓬长及称手等的刁难,往往卖盐就得半天,甚至有整天排队还交不进盐仓。现在改为每天交盐,便连生产的时间都没有了,因此一致反对。七区盐民推选陈庆高(庵东镇)、严美生(高王路)、沈成钊(新湾路)、钟孝运(四灶路)为代表,其他各区也纷纷选出代表,自发地组成盐场领导斗争的组织,在庵东镇万嵩庵举行代表会议,一致决议:①反对每日向公仓交盐的苛政;②缴还晒牌;③农历六月廿二(公历7月23日)举行全场罢工,并游行示威。会后,各区都作了充分的宣传组织和其他准备工作。7月23日凌晨,各区分头鸣锣为号集队,盐民揭竿而起,以围裙为大旗,掮着晒牌、铁扎、铧锹,手执无数小旗,上写“反对设立公仓”、“打倒帝国主义”、“打倒秤放局”等标语,从四面八方进入庵东镇街头。上午七八点钟镇上集结了一万二千多人,浩浩荡荡向盐场公署请愿,而场公署大门紧闭,场长黄庆澜避而不见。于是,盐民们气愤的拆去篱笆桩,又砸玻璃窗,并将晒牌统统掷在场公署门前,以致晒牌堆积如山。场公署依然鸦雀无声。此时,有人高喊:“打秤放局去。”于是示威游行的人们就势如怒潮地涌向秤放总局。秤放总局设在庵东镇上宝兴弄的张如昌家,一见秤放局同样四门紧闭,盐民勇士立即跳上屋顶,揭瓦而入,打开大门,占领了总局。盐民们怒不可谒,满腔怒火,见物就砸,把办公用具全部捣毁,还把秤放“老爷”的衣服、帐子统统掷进粪缸里,以泄心头之恨。正在此时,大队盐警突然从桥店弄堂里冲了出来,向手无寸铁的盐民开枪射击,当场打死冯惠钊、鲁正高、应阿麦、洪卫照和阿丁妻等5名盐工,尸横总局门口,受伤者不计其数,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这一惨案立即激起全场各界人民的公愤。盐场盐民立即罢工。教育界进步人士许深洋、蒋子光、徐寿卿、屠居秀等教师当即召开全场各小学校长紧急会议,誓作盐民后盾,支持盐民继续斗争。次日,发动一千余名师生上街示威游行,“打倒帝国主义走狗”、“反对苛政虐民”、“誓为死难盐民报仇”等口号声响彻庵东镇上每个角落,并广贴标语,情绪激昂。这时,余姚县知事陈国材欲平息事态,坐轿急急到盐场,但当盐民们把他围了起来时,他见众怒难犯,就在一批士兵的庇护下仓惶逃遁。游行结束,教育界联名电告北京盐务总署及稽核总所和浙江省政府、两浙盐运使署。盐民代表也分头向县参议会、各机关团体奔走呼吁,瞬时得到各方人士的同情和支持。余姚、宁波新闻界也仗义执言,披露了秤放总局镇压盐民的事实真相,并发表评论,表示对盐民的声援,这就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和重视。如北京《晨报》、上海《文汇报》及时报道了庵东盐场惨案。
    庵东盐工反公仓反苛政的斗争,轰动了全县,震惊了省城。在强大的舆论谴责下,秤放总局上司——上海稽核分所、驻上海九廒总办不得不出面调处。为了保障以后的税收,盐政当局经联合调查,只得承认苛政害民,并由余姚盐场公署布告:①设公仓每日缴盐一案,暂行停办;②由政府发给死难者抚恤金每人伍佰元,场公署再补助一百元,合计六百元(当时米价每石六元);③革除秤放局局员出入坐轿、请饭的恶习;④撤销并惩办平时欺压盐民的秤放局局员;⑤嗣后如再发现秤放局局员向盐民刁难勒索等情、准由盐民告发,按情论处。这才平了民愤。至此,一场规模浩大的反公仓,打秤放局的自发反抗斗争始告结束。
    庵东盐民为感谢师生的声援,以余姚盐场七区盐民团体名义,赠铜质墨盒一批,每个墨盒上都刻着“青云直上”4字。(注:插铜墨盒)
    “七二三”盐民暴动标志着盐民和各界人民联合起来了,从过去光是反封建斗争发展成为社会各界的反帝反官僚资本的全民自发斗争而取得巨大胜利。这是当时浙江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工斗争。
 

相关新闻
庵东镇资产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慈溪市庵东镇邮电路427-455号
电话:86-574-63071002
Email:office@hzw.gov.cn
浙ICP备11029139号-1号